西宁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考古 >

热书《都市特种兵王》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08 11:44:23

  热书《都市特种兵王》已完结上线。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37,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柳董事长,请问我哪里不合格,或者说,做你的保镖,有什么具体要求?"

  苏北暗自咂舌,多么温柔通情达理的姐姐,相同的童年,却造就出这么一个刁蛮任性的小姨子。哥们儿难道连个保镖都干不好?多少领导人都没有这个待遇,你却丝毫不懂得珍惜。

  "哼,力气这么大,干嘛不去当建筑工人。"柳寒烟一噘嘴,"至于具体条件,很简单,除了你之外,谁都可以。"

  "我没惹着你吧?"苏北苦笑道。

  "懒得跟你解释,看见你就烦。"第一印象决定成败,苏北的洒脱和不拘小节,让柳寒烟这个天生洁癖狂和自傲狂,感觉到非常不爽。

  "柳寒烟!"

  "怎么,你想打我吗?"柳寒烟站起来,眼睛不带眨一下的盯着他。

  一旁周曼都傻了,董事长和应聘员工对骂,这在其他公司简直是无法想象的。她对苏北的印象突然有了一百八十度改变,这个男人脾气绝对也不好。

  苏北又气又笑,看着眼前站的直溜溜、双腿跟小葱似的柳寒烟,叹了口气:"你别胡闹了,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对,我道歉,对不起。"

  周曼忽然疑惑起来,苏北安抚董事长的语气,怎么这么像热恋中的男女,更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妹,今天真是开了眼了。

  柳寒烟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拿出手机就给姐姐打电话,只不过那边没有信号。

  "柳董事长,寒雪姐出国参加训练了,最近不会回国。"

  "去哪儿?"柳寒烟气愤的问。

  "保密。"

  "怎么才能联系到她?呃,放心,我不说开除你的事。"柳寒烟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眨眨眼。

  "保密。"

  "去多久?"

  柳寒烟知道他要说什么,跟着他的口形学舌,怪声怪气的说:"保密。"

  说完,柳寒烟呸了一口,看样子这家伙还挺精,知道自己要打他小西安治疗癫痫病要注意什么呢报告,故意不告诉姐姐在哪儿,只好暂时放弃这个计划。

  "好啊,当本大小姐保镖也可以,不过我可不相信你有这个实力,你说对不对啊,青瓜蛋子?"

  苏北撇了一下嘴:"青瓜蛋子?"

  "哼,别装了,我一看就知道,你肯定是个新兵蛋子吧,听说我姐给我招保镖,就自告奋勇,用某种卑鄙的手段,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

  苏北心里一万头羊驼飞奔而过,你丫想象力还真丰富。

  "哼我就知道,周秘书,通知保安部全体员工,体育馆开会,见识一下咱们这位光荣而伟大的士兵同志。"

  柳寒烟很抓狂,要想弄走这货,必须用点非常手段,他不是要当保镖吗,就安排他和保安比武,全集团上下可是二十几个保安,车轮战也能累死这个混蛋。

  周曼满脸黑线的离开,隐隐为西安小儿癫痫治疗最好的医院苏北担忧。苏北也没做错什么,但是董事长今天心情很不好,又一直郁闷姐姐柳寒雪不回来看望自己,居然派个手下来应付事,所以憋着一股邪火儿,碰巧苏北又触犯了她的禁忌,当然要吃苦头了。

  三人进入电梯,来到八楼保安部。

  电梯门一开,保安部近二十人已经排队站好。

  董事长亲自莅临,所有人都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要知道,集团高层是不管保安的,就算是开会,保安部门向来也被排除在外。

  "董事长好!"

  柳寒烟双手抱肩,环视一周,开口道:"这位朋友,自称是来应聘当保镖的。拿出你们的男子汉血性来,谁打败他,全年双薪,放假一周,奖金一万元。"

  众人一听,都窃窃私语起来,甚至跃跃欲试。人群中,在集团大楼正门站岗的保安,一眼认出了苏北,只有他心里明白,钱难挣屎难吃,他们单打独斗绝对打不过这个人。

  "董事长,我来试试吧?"

  "董事长,我和这位朋友比试两下可以吗?"

  面对巨大的福利,还能在董事长面前秀一手,几个身体强壮的保安,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

  柳寒烟坏坏的瞅了苏北一眼:"极品同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选择一个单挑呗。"

  "算了,太浪费时间,一起上吧。"

  "你!你!"柳寒烟就是看不惯他,明明很普通,却很自信的样子,"这可是你说的,千万别后悔。"

  周曼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在柳寒烟耳边低声说:"董事长,教训教训就可以了,万一打坏人,您也没办法和寒雪姐交代。"

  "周秘书,你什么意思,哦,我懂了,你是不是看上这个极品了?"

  "没没……"周曼红着脸退后。

  柳寒烟拍拍手,示意大家安静:"这位朋友还曾当过兵,他跟我说,咱们公司的保安都是废物,在他们部队里,连喂猪都没资格。"

  众人一听都有些恼了,本来还想手下留情,但是这个苏北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难癫痫病医院用手术治疗效果怎么样道就你当过兵,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服过兵役当过两年。

  柳寒烟的挑拨离间,果然奏效了。

  苏北个人来讲是无所谓的,与他交手过得人很多,国际杀手,通缉犯、大毒枭、国外特种部队,每次都是实战。

  而秃鹰这个番号,由他在内的十三个人组成,不仅是兵王之王,还是国家的秘密武器。从进入秃鹰的第一天起,接受的是人体极限训练;第二年开始,会有一位神秘教官接手他们,不再练习基本的格斗,和普通搏击以及武术,修炼的是古武。

  古武更像是传说,和普通武术比起来是天壤之别。古武又根据内力修为的不同,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每一级又有前中后三个阶段。能站在武道顶峰的自然是先天级别,但是据说从古至今还没人达到这个地步;就算是地阶,几乎也不确定是否有人;能达到玄阶的人,已经比大熊猫还要珍贵。

  而苏北则刚刚步入黄阶中期的修为,以他的年龄来说,已经是百年不遇的天才。

  不过,这里是太平盛世的大都市,这群保安不是战场上的敌人,当然不能下狠手,但适当的给点颜色,还是有必要的。

  几个保安把他围在中间,显然,他那句"一起上吧",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快开始吧,记住,我不喜欢手下留情的员工。"柳寒烟煽风点火。

  保安们一听,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起冲上来。

  苏北眼神一扫冲上来的人,一手擒住砸向他脑袋的拳头,嘎巴,关节错位。另一个保安已经从后面抱住他的肩膀,苏北一抖肩,震得后者两个膀子失去知觉,瞬间抓住他的胳膊,一个轻描淡写的过肩摔。

  左右两边冲上来的保安一愣神的功夫,被苏北按住头,向中间一撞,两人都晕菜了。

  整套动作下来不过几秒钟,简单的让人怀疑是不是放水了。

  "呃,这也太假了吧?"

  柳寒烟瞠目结舌的看着,她是个体育运动的爱好者,对于格斗还是有些基本常识的,这个极品真变态,过肩摔时腿部都不打完。

  "别打了!"

  柳寒烟知道苏北没有说谎,四个和十四个没有区别,因为他自始至终双腿都没动过,就轻松的解决了四个人。她可不想让极品哥把公司保安都打残了,那样公司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保安部见识到苏北的战斗力后,嚣张的怒火也熄了,这还真是个强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怪不得人家应聘保镖,自己当保安呢。

  "柳董事长,我现在合格了吗?"

  "哼,合格,当然合格,月薪工资八百。"

  保安们一听,八百的工资,在江海市连房租都付不起,就算是他们保安,每个月也有三千多底薪。

  柳寒烟狡猾的一笑:"保镖和保安的待遇当然不一样了,保安是靠辛苦劳动挣钱,而保镖嘛,不就是靠关系进公司吃软饭的吗?"

  苏北知道这妮子想气走自己,没有反驳,就算一毛钱不开,他也无所谓。

  柳寒烟气得压根痒痒,转身离开保安部,"周秘书,给这个极品办理入职手续。我今天有事,先下班了。"

  "好的,董事长,您路上注意安全。"

  苏北笑道:"周秘书,你放心,有我在董事长当然是安全的。"

  嘎达!柳寒烟的高跟鞋一歪,差点摔倒,诧异的看着苏北,目光一滑,周秘书识趣儿的离开,她这才说:

  "极品哥,你什么意思,还想跟我回家?"

  "当然,寒雪姐交代过,我要对你的安全负责,包括饮食起居。"

  "屁!我觉得你在我身边才不安全呢。"

  柳寒烟快疯掉了,赶又赶不走,连暴力都奈何不了他,关键是这家伙还是姐姐派来的。

  "还真是个极品!听好了,不许公司任何人知道,你你,你暂时住我家,不过伙食自理,不许碰我的任何私人物品。"

  "小意思,我也喜欢自食其力。"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一甩头发走进电梯,一米六五的身高,白色修身小西装,青春动人,紧身的职业装倒是能出其意料的,显露出她初具规模的身材。

  看看看,早晚把你眼睛挖下来包饺子吃,柳寒烟在心底咆哮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柳氏大厦,一辆彪悍的悍马H3,由大厦负一层停车场开出来,停在台阶下,车上下来一个玉树临风神采洋溢的富家子弟,手捧着一束夸张的红玫瑰。

  "他怎么又来了,烦人。"柳寒烟很懊恼,今天真是倒大霉了,讨厌的人一个接一个。

  忽然,柳寒烟黑亮的眼眸中闪烁出一丝狡黠,想要搞走极品哥,没必要非得自己出马……

  柳寒烟当然不知道姐姐给她找保镖的真正目的,没见过血雨腥风,纵使是从商场上打拼过来,也只是泡在蜜罐里的千金。

  "极品哥,我姐姐有没有告诉过你,这次任务的内容?"

  苏北耸耸肩膀,总不能告诉她,你姐让我娶你生孩子。

  苏北心中也有芥蒂,是谁想对这个刁蛮小姨子不利?他初来乍到,在确保柳寒烟安全的同时,更要追查出幕后真凶。可惜,寒雪临死前,已经没有力气透漏给自己更多情报。

  "极品哥,你也看到了,追我的苍蝇很多,每天都堵在公司楼下,帮我解决这些麻烦,就是你的任务。"柳寒烟本想让他做挡箭牌,冒充个男朋友,不过看苏北的穿着和谈吐,说他是自己男朋友,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

  "没问题。"

  两人低声絮语时,玫瑰花青年已经走到跟前,率先打量了苏北一番,笑道:"寒烟,这位是搬家公司的民工?"

  柳寒烟厌恶的皱着眉头,没打算介绍苏北:"唐浩,你怎么又来了,我跟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寒烟,我从高中就喜欢你,追了你八年了,八年抗战都结束了,就算你是块冰也该融化了吧。"

  "我对你没感觉,你怎么这样?"柳寒烟要下台阶。

  那个叫唐浩的青年连忙挡住去路,苦苦哀求道:"除非你亲口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否则我是不会放弃的。"

  "你说对了,我就是寒烟的男朋友。"苏北被人晾在一边,本来就不爽,知道这小子是来挖墙脚的,心里就更郁闷了,扒拉走挡在前面的玫瑰花。

  柳寒烟脸刷的红了,随即又变成煞白色,你还真不要脸,让你处理这些缠着自己的苍蝇,居然趁机往自己脸上贴金。

  "就你?噗!哈哈……"唐浩噗嗤笑了出来,随即对柳寒烟说:"他说的是真的?"

  "呃,是啊。"柳寒烟趁机挎住苏北的胳膊。

  "寒烟,你别搞笑了,就算你想找个挡箭牌,也要找个像样的人来敷衍我,就他,能配得上你吗?"

  "他怎么了,苏北可不是一般人,人家当过兵,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好不好。"柳寒烟警告唐浩的同时,也有私心,如果唐浩信了,肯定会找机会报复苏北,也算给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唐浩无法和柳寒烟撕破脸皮,怒目而视瞪着苏北,冷嘲热讽的说:"放开寒烟的胳膊,否则你这条胳膊会残废一辈子。呵呵,你家有多少钱,居然和寒烟走得这么近?"

  苏北用胳膊肘轻轻触碰柳寒烟的软柔,笑道:"我没钱,全凭个人魅力,人长得帅,女人当然喜欢了,你说是吗寒烟?"

  柳寒烟突然觉得被这个极品沾了便宜,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不会让这家伙好过。

  "你!"

  唐浩满脸通红,手里还捧着玫瑰花,献花的女人却在另一个穷小子臂弯里,他甚至感觉到,过往的路人都在嘲笑他。

  "好!孙子,你还不知道我爸是谁吧,记住,我不会放过你。"

  唐浩将手里的鲜花,狠狠的砸向苏北的脸。

  苏北冷冷一笑,抓住献花,一手拎着唐浩的领带,呲啦!衬衣领口的扣子都拽掉了两颗,苏北趁机将带刺儿的玫瑰花扎进他的脖子里。

  "啊,啊,疼疼……"

  这个做事风格,连柳寒烟都怔住了,她没想到苏北是这么极端的人,本来只是想气走唐浩,可苏北居然动了手,她可是知道的,唐浩的父亲是江海市的副市长。

  苏北好像牵条狗似的,拽着唐浩的领带,逼到自己面前,一字一顿的说:"我保证,下次你不会再这么幸运了,滚。"

  苏北从木讷的柳寒烟包里取出车钥匙,看不出来,这妮子品味还很独特,居然开了一款路虎卫士,这一点倒是挺合自己心意的。

  在车上,很久后才清醒过来的柳寒烟,呆呆的看着开车的苏北。

  "极品哥,你赶紧跑吧,你知道你刚才打的人是谁吗?"

  "是谁不重要,只要有人欺负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只有一个下场。"

  每个女孩儿心里都有个白马王子,但是每个女孩儿的白马王子绝对不是穿白色短袖的。不可否认,苏北很认真的一句话,让柳寒烟心里有种酸甜的味道流过。

  只是,柳寒烟对他的印象分依然是负数:"他是副市长的儿子,连我都不敢得罪,你闯大祸了。"

  苏北的无动于衷,招来柳寒烟的一声神经病,还真就不信,吓唬不走你了。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从包里传来。

  柳寒烟看着手机屏幕,嘟起了诱人的小嘴儿:"安琪儿,我在路上呢,别提了,回家。我姐给我请的保镖来了,呵呵,兵哥哥?我呸,简直是个极品,第一次见面就把唐浩给打了。"

  苏北保持沉默,看起来短时间内让小姨子接受自己,还是有困难的。

  "喂,极品哥,你往哪儿开?"

  "你又没说咱家在哪儿,我怎么知道。"

  "晕,真是个极品,看导航,导航不认识吗?"柳寒烟吼完,又和闺蜜煲起电话粥。

  车子停在一栋独门独院的别墅外,双层银灰色的别墅,自带车库和游泳池。

  一个富态贤惠的中年妇女迎出来,看到苏北下车后,笑着说:"您就是苏先生吧?"

  "是我,钟婶您好。"

  "好好,别站在外面说话了,快进屋。"

  正在通电话的柳寒烟,当她看到苏北要进别墅时,忽的跳下了车:"站住!谁让你进去的。"

  苏北莫名其妙的看了眼钟婶:"钟婶,我住哪儿?"

  钟婶嗔怪的拧了柳寒烟胳膊一下,笑道:"别听她的,故意吓唬你呢。"

  柳寒烟似乎对钟婶很尊敬,一直拿她当长辈看待,跺着脚撒娇道:"钟婶您怎么糊涂啊,让别人知道一个男人住在我房子里,传出去多不好听。"

  "柳董事长放心,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知道你个死人头,让你这么一说,好像咱俩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钟婶有些难为情的看着两个年轻人,说:"二小姐,让苏先生住在家里,可是大小姐的意思,你把他赶出去,这不是让钟婶为难吗?"

  柳寒烟想了想,只好妥协,进屋时,悄悄拽了苏北一下:"你敢出去张扬或者炫耀,信不信我阉了你。"

  "你知道阉哪儿吗?"苏北目光一滑,落在她的胸口上,毫不客气的进了别墅。

  柳寒烟快气炸了,追她的人确实很多,但还是第一次被人赤果果的调戏。

  晚餐时间,钟婶将准备一天的饭菜摆上来,她知道柳寒烟工作忙,今天苏北又来了,所以特意比平时加了几道菜。

  柳寒烟冲了个澡,扎了两个马尾辫,换一套浅绿色的连衣裙,显得更加青春洋溢。

  "不许上桌吃饭。"柳寒烟故意刁难他,似乎在挑战他的极限,等他忍不了的时候,就会主动滚蛋,"难道老板开员工工资,连晚餐也要负责吗?"

  苏北啧啧称奇,你有种,咱们来日方长。

  "不许上楼!记住,二楼整个都是我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需上楼,也不许碰我碰过的餐具,包括筷子和茶杯。"

  苏北怒极反笑,以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倒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不由得调侃起来:"董事长,怪不得公司的员工都说您胖,食量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呵呵,你不用激将法,不管我吃不吃,也不会让你吃。"

  钟婶夹在两人中间,里外都为难,说实话,苏北放荡不羁洒脱的行为方式,她也有些怀疑大小姐的眼光。事实上,很久以前,柳寒雪就曾和钟婶提到过,要给妹妹介绍一个当兵的男朋友,苏北的到来,钟婶当然能猜到大小姐的本意。

  这顿饭,柳寒烟发狠了,尽量每道菜都吃,把一桌子接风酒席席卷一番,撑的肚子发涨,又不肯服输。

  苏北放下一本杂志,问:"吃完了没有?"

  "你管呢。"

  "吃完的话,把公司资料,包括一年内与柳氏集团有来往,或者有意进行商业往来的人和单位,备份一份给我看。"

  柳寒烟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极品男,别给你点脸。我姐叫你来保护我,不是监视我,你有什么权利查看我们集团内部的资料信息?"

  苏北吊儿郎当的瞅了她一眼:"先把嘴角的饭粒擦擦,然后去拿资料。否则,今晚我会睡你的床。"

  "你你你!钟婶,报警!"

  钟婶没动静,假装拿着吸尘器扫地。

  柳寒烟轻微的颤抖起来,雪白的俏脸气得发红,三十四D胸口上下起伏,过了好久都不能平复下来。

  "好啊,我给你看,就怕你看不懂呢。"

  苏北可没闲心跟小姨子玩游戏,从寒雪姐调查开始,加上路上耽误的时间,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如河南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果有人要加害柳寒烟,也许危险已经潜伏在附近。

  书房里传出吱吱吱的打印机声音,柳寒烟气鼓鼓的从集团数据库中,调取商业合作伙伴的记录,出于董事长的职业病,居然还下意识的做出了整理。

  "给,看看,看死你。"

  苏北接过资料,其实也不难,重点筛选出与柳氏集团,有利益纠葛的重点公司和人。

  在二楼的楼梯上,柳寒烟用plus拍下苏北一张照片,发给聊天中的闺蜜。对方居然回复一个:好帅。

  热书《都市特种兵王》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37,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