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动物世界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29

时间:2019-10-29 18:55:45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29

而丁晓龙的成绩可以说是特别一般,在我们班也只能算是中等水平。
他现在坐的位置是第三排,可以说是我们班的黄金位置,学习好的一般都坐在那,但是凭借他的成绩可以说是完全坐不到那去的。
但是没办法,班主任就是这么安排的,所以很多同学都是私下里说,他就是向班主任告密的那个人,是班主任安插在我们里面的奸细,所以才能做到第三排。
平时很多事情都不告诉他的,但是他还是总问东问西的,惹得大家都很讨厌他。

我们班的班长和其他班不一样,其他班的班长一般都是男生,男生好管事,能压的住人,但是我们班的是个女生,长得还凑合,不算丑吧,但是性格几乎无限的接近男生。
班长的皮肤挺好的,但是也许是性格原因吧,留了一头很干脆利落的短发,正是这头短发给人把她女性的气质彻底的掩盖了过去。对了,她叫王洋,名字也很中性,平时大家私下都悄悄称她为男人婆。
王洋听到了丁晓龙的问话,只是轻轻的耸耸肩,说了句,“我也不知道。”接着就继续低下头,不知道做着什么。
而丁晓龙没有从王洋那里问出什么,显得很失落,开始东张西望的,希望从别的同学那里探出点口风什么的。

他的眼神无意间扫过窗户,看到我正盯着他看的时候,赶紧闭住了嘴巴,低头装作在看着什么。
俗话说得好,人的影,树的名,虽然我在班级里没有动过手,但是我最近在学校的一些所为可以说是被传的沸沸扬扬。
他也许只是出于好奇和八卦,所以才问的我的事,但是正好被我抓住了,他肯定会想起我揍张翔的那次,所以现在也是心情忐忑。
应该是怕我会报复他吧,“呵呵。”我心里暗笑了一声,然后没搭理他,跟着班主任往办公室走去。

其实对于丁晓龙我也压根没有放在心上,他是不是向班主任告密关我鸟事,只要别触及到我,那一切任他折腾,不过,如果某天真的惹到我头上,我当然也不介意帮助班级除了这一害。
到了办公室里,还有其他老师在,班主任笑着和那老师打了个招呼,然后坐在椅子上,和上次一样的姿势,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我看。
我心里笑了一下,他还是这个样子连套路都没变,先是想拿气势压倒我么?不过,我不吃这套。
我低着头,看着地板,认错的学生不是一般都这样么?我没有看班主任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在看着我。看就看吧,反正我不介意。

“知道你哪错了么?”看了我半天看我没说话,班主任还是忍不住了,率先问我到。
“不知道。”我抬起头无辜的看着他,诚实的回答到,似乎想想,从昨天下午和他分开到现在,我还真没做错什么。
当然,除了今天早晨去稍微逃了那么一小节课去打架,不过,那个也应该没什么,毕哈尔滨治疗宝宝癫痫病去哪里比较好竟是我向老师请过假的。
听到我的回答,班主任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显然是被我气的不轻,然后冷笑了一声,“柳七,你好牛逼啊,第一天住宿晚上就夜不归寝。”

我没有说话,就那么看着他,因为我知道他后面肯定还会有话说的。
果然,沉默了几十秒,班主任接着问到,“你昨天晚上为什么没回寝室,你知道么,是我介绍你进去的,我帮你办的手续,看你干的好事,今天主管生活的部长专门来批评我,就为了一个你!”
班主任说到这的时候,显然已经很生气了,已经开始喊了起来,而且声音特别大。
我看到旁边的老师也在偷偷的看着他,不过他却丝毫没有在意,依然忘我的批评着我,他这么有钱,说不一定旁边的老师早就被他给收买了呢。

“柳七我告诉你,别以为成绩好就是一切,你要是在这样下去,让我在领导面前丢脸,老子能整死你,迟早弄的让你上不了学”。班主任的面因为生气而变得开始扭曲,甚至有些狰狞。
“老师你好,请问你在当谁老子?我敬重你,但是你要是真敢以权谋私的话,信不信我先整死你?”我听到班主任这么说话也是激起了我的怒气,毫不客气的对他说。
本来是看其他老师在,想给他面子的,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威胁我,现在,说实话,从我想通之后,我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青春就这么几年,既然选择了不在窝囊的活下去,那么我就没有想过再去因为什么原因,为了谁而让自己委屈,要活的有血性。

好,威胁我是么?那我先搞你,现在的我,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真特么当我是好欺负的,旁边的老师在我也不怕什么,既然他作为一个老师敢先这样说,这么给脸不要脸,那我也没必要给他脸。
旁边的老师听到我这样说,显然也是没有想到,站起来替班主任说话到:“这位同学,他毕竟是你的老师,你这么说话还有没有一点点尊师重道。”
我看了下旁边站起来为他说话的这个老师,反问了一句,“嗯,老师都是文化人,那您来讲讲理,他之前的话你也听到了,他说要整死我,你说我没有尊师重道,那他呢,有没有一点点师德?没有师德的老师,我凭什么对他尊师重道。”

这个老师被我反问的这一句给问的哑口无言,又坐了回去。
我又接着看着班主任,只见他一脸铁青的坐在那里瞪着我,似乎是想把我吃了一样。
傻逼,我心里暗骂了一句,看他这B样,居然能做老师?被领导骂了,或者有啥事就发火发到学生生上,肯定不知道是塞了多少钱塞进来的,多出几次这样的事情,早晚得把他从教师队伍里开除出去。
不过转念又想了一下,现在这年代,老师骂学生的多的是,但是一般学生都属于是弱势,都不敢和老师嚣张,遇见这种情况就低头认错,任老师骂了,也就助长老师们的恶习,以至于这种现象越来越重。

可惜,我们班主任遇到的是我,已经决定了不在窝囊活下去的我,就注定了他不能以对待其他学生那样的对我。
他如果说说软话也许我还能接受,但是强迫威胁我,那么,呵呵,那就对着干呗,谁怕谁啊。
今天的这个事,我到现在还是认为我没错,我是昨天晚上没有归寝,但是我是因为学校的保卫科没做好工作,我被人打了,而且我相信没有回寝室这件事,就算去告诉美妇校长,她也应该会站在我这边。
班主任点了一支烟,去窗户旁边站着,似乎是在想着些什么,我也没有走,我在等着他接下来说什么。

终于,烟吸完了,班主任似乎情绪也平静了些,转过头来,看着我硬是挤出一个笑容说到:“好,是老师刚才冲动了,老师给你认错,对不起”。
其实在他去窗户旁边吸烟的时候,我刚刚激动的情绪也已经差不多稳定了下来,现在听到他给我道歉,我也没有死抓住不放,我刚刚确实有些冲动了。
如果真的和他硬来的话,虽然我不怕他,但是他很可能真的有能力弄的我上不了学,而老爸,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好好学习。
我看到班主任没有在强硬的对我,也是冲他说到:“老师,其实我刚刚也有错,毕竟我是学生,不该那么对你说话。”

“嗯,以后记得最好不要夜不归宿。”看到我的态度也缓和下来,班主任点点头对我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先回去上课吧。”
“好,谢谢老师。”我听到他说然后转身准备出去。
“对了,等下。”刚走了没几步我就被他叫住了,然后我转头看到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包来,“这里面是一千块钱,昨天太着急了没有给你。”
我看了一下旁边的那个老师,他低着头在写教案,装作没有听见,他应该是早就被班主任收买了,所以我没有顾虑的走了过去把钱拿了过来。

“老师,你放心,之前答应你的,宿舍那方面的事情我会努力的去办的。”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看到班主任主动把钱给了我示好,我也没有在计较刚刚和他之间的矛盾。
本来我就答应王萧去整顿高一的住宿生,而他所给我的任务,不过是整顿的时候的顺手之举而已,白到手的钱,我不拿白不拿。
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以后还会在他的班上混,和他之间的关系,能不弄的太僵还是最好的,今天和他的交锋中,他主动认错,我可以说已经是占了很大的便宜了,不能在贪得无厌。
很多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如果你太窝囊,一味的退让,说不一定他就会得寸进尺,愈加的欺负你,但是如果你强硬了,你反抗了,那么也许结果会和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当然这个结果,会是好的。

等我回到班里的时候,下午的第一节课已经上了,由于不是主课,老师在上面讲,下面的同学除了极少数的在听以外,绝大多数人该睡觉的睡觉,该玩手机的玩手机。
喊了一声报告,我进班的时候,看到之前睡觉的丁晓龙,头猛的一下抬起来,然后又假装看到别处,用眼睛的余光偷偷的看着我。
看他这样子,也许,他趴着睡了半天压根就没睡着吧,心里应该还在想着刚刚八卦我被我听到的事。
呵,这种小人,懒得搭理他。

理所当然,小黄毛坐在桌子上趴着睡觉,我回到座位上准备拿起书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由于我刚刚上课就被老师给叫到了办公室,所以忘了调震动,音乐声很响,我急忙按掉癫痫手术治疗,老师看了看我,也没说什么。
不过这阵手机铃声倒是把很多睡觉的人吵醒了,也算是为班级学生的成绩和老师做了一点点微薄的贡献。
挂掉之后,我看到,这个未接是依琳打的,我抬起头发现她正在气呼呼的看着我。看到我看他,把手机拿起来,冲我扬了一下,然后低下头在手机上飞快的按着。

果然没到一分钟,手机震动了一下,来了条短信,我打开,是依琳发的,她问我为什么中午不回她信息。
我听她说了后,也是翻看了一下,果然之前有很多没有看到的信息,我粗略的扫了一眼,大概有十几个。
我给她回到,“没看到。”然后抬起头无辜的看着她。
又过了几秒,她低下头,显然是我发送的短信收到了,然后又快速的在手机上按了几下,抬起头冲我做出一副发怒的表情。

突然发现,依琳生气的样子也蛮可爱的,我冲她笑了一下,然后看到她回信息就回了一个字,你!!!!,然后后面好多的感叹号,是在加强她愤怒的表现力么?这个小丫头。
“先上课吧,有什么事下课说,我关机啦。”我给她回完之后,就把手机关机了,装在口袋里。
然后抬头看到依琳看到我的信息来了,先是低下头,然后看到内容后,又抬起头一脸郁闷的看着我。
我冲依琳指了指黑板,示意我要学习了,然后就抬头看着黑板,假装没有看到她正在一个劲的冲我挥动着她的小拳头。

整节课,我都看到依琳那个小丫头没有听过一分钟,每过一会转过来头瞪我两眼,好不容易挨到下课了,依琳就急忙跑到我的作为前。
“怎么啦?”我抬头看着依琳,笑着问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能让我们的依琳大小姐这么着急的要来找我呢?”
“你!!中午不回我信息,居然刚刚还手机关机!”依琳显然是大小姐脾气犯了,对我不怎么搭理她十分生气,小嘴巴倔的高高的看着我。
“中午真的忙啊,然后刚刚是上课。”我无辜的说,“你看我多冤枉啊,中午跑过去帮你解决问题,忙了一中午,然后还得惹你生气。”然后我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听到我说中午是因为去帮她解决问题,才忙的,依琳的脸色瞬间变的好了起来,“七哥,谢谢你咯,嘿,不过中午去没受伤吧?”依琳的语气中透漏出几分关切的神情。
“嗯,你看我现在这不是好好的么?”我冲依琳耸耸肩说到。
“那我担心你你不知道啊,中午给你发了那么多短信你都没回。”依琳有些委屈的对我说。
看着面前的依琳,我不知道她是真的关心我还是装的,毕竟她这种性格的女生,有点像小太妹那种吧,会担心我,我多多少少有些不相信。
当然,也不排除她是真情流露,现在表现出来的是真的。

“对不起啦,”我冲依琳笑笑。
毕竟她现在和我的关系不是在和以前一样敌对了,而且似乎还变的好转起来,现在她还过来说担心我。
我前面就说过,我的性格是那种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依琳这样,我自然不能在那么冷冷的对她。
而且依琳刨除她那性格,她还算是个不折不扣大美女,相信所有男人在一个美女来向你微笑的时候,都不会拒绝她。

“好吧,原谅你啦,不过下次不许不回我信息哦。”听到我的道歉,依琳的心情看起来也是好了很多,不像刚才一直撅着小嘴巴。
本来依琳就肯定不会一直生我气的,和我昨天还有中午去帮她解决了这么大的一个难题相对比,没回她的信息只是一个小case。
而我这个时候的道歉,也相当于是给了依琳一个台阶下,让她不在纠结那个问题。
“下次,再说咯,说不一定我的心情一不好,又忘了回短信呢。”看到依琳的样子,我忍不住逗她了一下。

“你!!”听到我的回答,依琳做出一副很愤怒的样子,那略微化了一点淡妆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我,小嘴巴咬牙切齿的。
看到依琳的这个样子我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就会欺负我,坏人!”看到我笑,依琳作势挥动着小拳头,要过来打我。
“哎呀,疼疼。”我看到依琳想要表现出一些暴力的倾向,我立刻趴在桌子上,扶着胳膊,假装一副受了伤疼痛的样子。

至于为什么扶着胳膊,不扶着别处,有的哥们会问我是不是胳膊受伤比较严重,其实……,咳咳,我只能说是我在情急之下随意做出的选择。
其实本来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是人都能看的出我是假装的,不过因为我昨天被打脸上还是鼻青脸肿的,看起来应该是很憔悴,而且我没有告诉依琳中午去三中的具体打架的情况。
依琳居然真的相信了,原本要打在我身上的小拳头,在碰到我之前变成了软软的手掌,而且依琳看到我的手是捂着胳膊,以为我胳膊受伤了,所以着急的用手处到了我的胳膊。

因为现在已经是夏天了,一般在学校的时候我们都是把校服脱掉的,只留下一个半截袖,所以依琳那柔软的小手直接触碰在我的胳膊上,触感柔软而冰凉。
“你没关系吧,怎么了,是不是真的受伤了啊。”依琳焦急的问到。
依琳传的是一件紫色的短袖,勾下腰触碰着我胳膊的时候,在我的这个位置,正好能看到她半袖胸口敞开的地方,很轻易的很看到她里面的吊带,而吊带的里面,依稀能看到依琳那微微隆起的胸部。
依琳很瘦,她的胸部自然不会向娜娜发育的那么好,没有太深的沟壑,但是对于我这个只看过娜娜身体,而并没有真正的尝过的小处男来说,无疑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而且距离我这么近,从依琳身上的香味,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嗅觉。
在这里我的心里居然南昌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不知不觉的把她和娜娜做了一下比较,和娜娜身上纯粹的体香不同,依琳似乎是在身上喷了香水一类的东西,但是不是那种浓重的香味,只是一种淡淡的清香,闻起来很好闻,而且还充满了一种诱惑的感觉,让人会忍不住的想要多闻几下。
不知不觉的,我似乎是感觉有点恋上了这种感觉,视觉和嗅觉的双重享受。
其实我感觉真不是我色,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相信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遇到这种情况,面前是一个绝色美女,都会情不自禁的去陷入这种状态。

但是也只是那么一霎那间痴迷,片刻之后,我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娜娜的模样,她对我那么好,那么专一,我怎么还会这么的去迷恋上另一个女孩子。
我摇摇头,努力的让自己从依琳的诱惑中走了出来。
“咳咳,其实我没事的。”我把手臂从依琳的手中抽出,并且眼睛向另一边看去。
本来我只是逗依琳玩的,没想到她居然真的当真了,这么着急,而且她的小手还在我的胳膊上碰着,害的我差点对不起娜娜。

依琳听到我的咳嗽,也是发现了自己样子的不妥,站了起来,但是还是关心的问我,“你,的胳膊,真的没事啊?”
不过这次她说话的声音很小,细若蚊丝,我听到她说话转过头来,看到依琳也是脸上微微的有着一丝绯红。
“嗯,没事。”我努力的让自己表现的正常。
“好吧,没事就好。”依琳听到我确定的说我的胳膊没关系,又嘱咐了我几句,让我多注意身体,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依琳离去的背影,我也是如释重负一般的长出了一口气,终于离开了,一个美女的诱惑力,是相当大的,而且还是那种看不得吃不得的美女,那种感觉,无疑是男人最大的煎熬。
依琳走了之后我为了努力的让自己平复过来,把头抬起来看着远处的天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还是总会蹦出,依琳刚刚那暴露在我面前的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心碰,还有她身上那诱人的香味。
就好像,我现在又一次闻到了一样。
诶,不对,好像真的又闻到了,我的头脑一惊,转过头来,居然发现依琳去而又反,再次站到了我的旁边。

“尼玛,真是个妖精。”我心里暗骂了一声。但是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怎么又回来啦?”
“我刚刚坐回去,突然发现来找你,说的话居然忘了说了。”依黑龙江哪个医院看癫痫看的好?琳有点尴尬的回答到。
“额,什么话?”我有点纳闷的看着依琳,她想冲我说的话,不就是问我今天中午去打架的情况么,难道还有别的?
“嗯,我昨天说的今天要谢你,是真的哦。”依琳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偷偷的看着我。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