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指向你的刀锋 89

时间:2019-10-29 20:08:27
指向你的刀锋 89

  “这就是你最强的杀招了吗?”泰隆仍然面不改色,他微微抬起头,看着天空的巨剑虚影。
  无论是成色还是斗气的浓度,这一次的剑影都比之前那次大上很多,由此可见盖伦是动了真火,这一招已经集聚了他所有的杀意和斗气。
  “真令我失望。”
  “轰隆隆隆隆隆隆!!!!!”剑影触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白金色的光焰在那一瞬间疯狂的朝四周喷涌,但是掺杂在这些其中的,还有许许多多的黑色气焰。
  站在不远处的拉克丝和卡特都被这股威力巨大的震波给吹飞,两人惊叫着在空中翻了几个圈后重重落在地面上。
  不一会儿,光焰和气焰都缓缓消散。两个少女吃力的撑着地面缓缓站了起来,并且焦急的朝前方看去。
  在分崩碎裂、且掺着混乱气势的地面之上,泰隆仍然站在那里,他毫发无损,只是稍微诺动了一下姿势而已。
  然而盖伦却趴在泰隆面前的地面上,他一身的盔甲残破,蓝色围巾断裂,身上还满是血迹,看起来生死不明。那把暴风大剑,也无声躺在他身旁。
  “盖伦……”卡特的神情中流露出一丝不忍。
  “哥哥!!!”拉克丝大叫着,眼泪夺眶而出。
  “他还没死,生命力有够顽强,不过也只是再费我多捏一下的功夫而已。”泰隆冷笑。
  “你竟敢把哥哥……把哥哥给……”拉克丝缓缓低头,眼泪顺着脸的脸颊滑落。
  她的蓝色发卡早已弄丢,长长的金色刘海遮住了她的表情。似乎是由于情绪极度波动的影响,十分可怕的魔力在她体内涌动,使得她的身体微微发出宛如白金色斗气般的光芒。
  只要稍微懂得魔力感应的人都能知道,此刻拉克丝身上所凝聚的魔力有多么磅礴。
  “喔?”泰隆挑眉,语气里带着一丝小小的惊异。

  终极闪光!!!!拉克丝抬起头来,漂亮的眼睛里噙着泪水,眼神中满是怒意,她猛然朝着泰隆抬起右手,掌心骤然凝聚出一个极其耀眼的光点。
  “唰!!!!”含量极其庞大的魔力喷涌尖啸声突然响起。
  还等不及泰隆反应——这一次他并不是故意的,而是真的躲不开。一个粗长的光柱在一瞬间将黑色少年淹没。
  那光柱无比夺目,甚至远远超过了天空中太阳的光芒,它将整个卡拉沼泽都照的白亮,一时间天地万物仿佛都被那光芒所笼罩,而一切物体的影子也在那一刻极速的拉长、消弱。
  如果说泰隆之前的招式使得一切都遁入漆黑,那么拉克丝的这一招则是与他完全相反。如此可怕的威力,即便是禁咒也不过如此吧?而且这还是十分罕见的光系魔法。
  终于,那耀眼的光芒缓缓消退。
  ——结束了?卡特缓缓放下挡在脸前的手臂,睁开被极光照的刺痛的双眼,心中满怀疑问的想道。
  “哈……哈……”仍然抬着手的拉克丝大口喘着气,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虚弱。
  虽然年纪轻轻的拉克丝在此刻施展出如此强大的实力,但是这并不是她所能随心驾驭的,大部分魔力的供给还是依赖于情绪的突然激增。换句话说,她是在透支着自己的所有精神力来释放这一招,即将到来的副作用也是无法避免的。
  “噗咚……”拉克丝缓缓趴到在地面,此刻的她甚至没法再抬头去看哥哥一眼,她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再动弹哪怕一根手指。
  ——哥哥……
  她失去了意识,就这样昏了过去。

  但是,一切都没有结束。
  卡特看着前方的那个依然挺立黑色的身影,心情矛盾的她不知道到底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虽然很有用,但是……”
  漆黑少年的身上显露着无比严重的烧伤,经过那剧烈光系魔法的高热影响,大幅度体积的血液被蒸发,皮肉被煮熟,他的表情虽然带着几分难受,但语气依然嚣张。
  “这种程度的弱光怎么足以驱散我身上的黑暗啊!!!”他几乎是狂吼着的笑道,黑色气焰在周身疯狂喷涌间,身上所有伤势再次以肉眼的速度复原,“回去再修炼个一千年再来杀我吧!!白痴!!哈哈哈哈哈!!!”
  趴在地上的拉克丝当然无法回应泰隆的嘲讽,在巨大的副作用驱使下,她不知何时才能醒来,也许永远都无法醒来也有可能。
  无论是盖伦还是拉克丝,现在的泰隆似乎都没什么兴趣。
  他直直看向卡特,缓缓眯细了双眼:“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卡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痛苦。
  “大小姐。”他冷笑着说道。

  随着泰隆一步一步的接近,卡特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但她一直没有后退,也没有躲闪,而是直直的看着他。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陌生,她的心也越来越痛。
  ——如果你要杀我的话……那就来吧……
  她吸了吸鼻子,努力止住即将从眼眶中涌出的泪水,悲伤的想道。
  ——从我身上取走属于你的东西……
  “踏…”“踏…”“踏…”那脚步声并不响,在卡特的心中却踩出一道道深沉的踏痕。
  那么重、又那么痛。
  “切……”不满的声音突然响起。
  就在泰隆即将走到卡特身前时,他的表情突然出现了一丝的变化,那神色让人捉摸不透。
  ——为什么!!!他瞳孔在那一瞬间放大,他察觉到了体内出现了奇怪的反应。
  卡特捕捉到了泰隆那一瞬间的异样,她感觉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几乎呆滞的双眼又流露出一丝喜悦。
湖北颞叶癫痫病能治好吗;" />  “可恶……”泰隆低声吼着,他发现自己几欲抬起的黑色拳刃竟然无法再向前方的卡特移动分毫。
  ——我居然……动不了……他的牙齿咬得咯咯响。
  那拳刃不停的颤抖,似乎是在动摇一般。
  “泰隆……”卡特朱唇轻启,声音微颤。
  “烦死了……”他低声吼着,狠狠抬头瞪了卡特一眼。“不要妨碍我。”

  “求求你……快回来吧……”卡特的眼泪顺着脸庞留下,但是她的双眼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的黑色少年,她的声音越来越颤抖。
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给我闭嘴!!!马上就杀掉你!!!”怒吼声响起。
  “之前的都是我的错……一切都因为我……”眼泪打湿了红色长发,顺着丝丝发摆流下,将那红发润成深红色。
  “我才不是那个软弱的家伙!!!!”仍然是怒吼,却更像是为了掩饰什么。
  “只要你能回来的话,我什么都答应你……”
  “你想要阻止我吗!!!啊???那我更要杀了她!!!!”他看着自己的右手自言自语着,更像是疯掉了一样。
  “所以……”
  卡特仍然自顾自的说着,她不禁露出温暖的微笑,毫不在意面前少年高高举起的拳刃闪动寒芒。
  “呃啊啊啊!!!!!”泰隆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不停抖动的拳刃终于要朝着卡特落了下来。
  红发少女满脸是泪水,但是她的表情却很幸福,哪怕他只是露出一瞬间的犹豫。她也明白那并不是他的本愿,而是被什么东西给操控了才变成那样。
  如果是他的话,他手中的利刃只会为了保护自己而存在。

  但是事实却是,那本该保护她的利刃却在少年狂吼声响彻之间、迅速的朝着她落了下来。
  就在此时,一切都停滞了。
  吼声、泪水、气流、还有少年右手的拳刃。
  “真是个麻烦的小鬼啊。”像是责备,又像是叹息。
  一个暗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接着一只带着黑皮手套的大手紧紧按在了泰隆的脸上。
  这一次跟拉克丝那次一样,没有任何大意,也不是由于故意,他根本就躲闪不掉。
  霎时间他感觉天旋地转,周围的景色虽然静止,但却又十分矛盾的迅速流动。
  丛林、草地、云朵、还有隐约看得清飘动轨迹的轻风。
  他透过那黑色手套的间隙可以看到,自己离卡特越来越远了,那个红色的身影越来越渺小。但她还是那么美丽、悲伤。她仍然站在那里,似乎对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毫无知觉。
  他想微微转动眼珠,把视线转移到将自己飞速移走的事物之上,但是他却做不到。
  直到那个暗红色身影主动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前,那张金色头盔之下俊朗而坚毅的脸表情凝重。
  ——马库斯……杜克卡奥!!!
  “这该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吧?”

  卡拉沼泽的丛林深处,斯维因把玩着手里的荆棘状玛瑙,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黑气不停从地面喷涌的魔法阵,那阵图上的符文印记发出耀眼的紫色光芒,把斯维因的灰黑色大衣照耀成了深紫色。
  魔法阵之上,趴伏着一头慌忙喘息的巨大黑龙——那黑龙看起来更加的憔悴了,他现在就连吼叫声都发不出来,深陷入鳞纹眉弓的眼睛黯淡无光,他的四肢以及翅膀都无力的搭在地上。但是从地面魔法阵中涌出的、缠绕他周身的黑色气息依然浓郁,一切的一切仿佛容不得他拒绝一般。
  就在这时,一个暗红色的身影缓缓显现在斯维因的身后,而后者则悄悄把玛瑙收了起来。
  “亚托克斯?”斯维因没有回头,他突然发出声音问道。
  “你好啊,事象兵器。”血红色蝠翼抖动,角盔之下男子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斯维因的眉头微微皱起,这个称呼让他感到一阵略微不满。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发生。
  但是斯维因并不打算因此而发火,如他之前所说的,他没有任何自然而然的情绪感知。他的笑容、他的愤怒、他的惊讶,这些都是思维经过推导反应之后,强制命令脸部做出的表情,所以他的表情老是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你那方面有什么进展吗?”亚托克斯开口问道,语气悠然。
  “那个叫做泰隆的小子有可能是他的目标,也有可能是他的诱饵。”斯维因低声回答道,“总之在那一天到来之前,你我都无法确定。”
  “要除掉那小子吗?以防万一。”亚托克斯眼中闪过一道阴狠。
  “不,继续留着那小子,保持观察进展,待到事象线上出现的结果更清晰之后再下定论。”斯维因想了想接着说道,“而且,现在我们想除掉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他很棘手。”

  “我感应到了上一任‘超位者’的气息,他似乎还保留着以前的力量。我记得他的名字是叫……”亚托克斯顿了顿,人类的名字记起来一向很麻烦,尤其是和自己很少有交集的人。
  “马库斯·杜克卡奥。”斯维因接着说道,然后挑眉问道,“你那边的进展呢?”
  “我找到了一位熟人,是个很强的家伙,他叫泽拉斯。以他的性格的话,到时候应该会来的。还有……一个叫做弗拉基米尔的同族,转世之后的他还没有完全觉醒,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说着说着,亚托克斯突然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不过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一名叫做锐雯的少女,她是万里无一的绝佳素材,吾主以她的身体作为媒介很合适。”
  ——锐雯?
  斯维因的眼神怪异,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东西。
  “你呢?我觉得加上寒冰守望者的爪牙似乎还不够。”亚托克斯面露担忧之色,“那家伙很强,而且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他的任何信息了,如此看来更是深不可测。”
  “这方面你就不用操心了,只管相信我就行了。”斯维因干笑了两声,试图让亚托克斯放下心来,“我们会成功的。”
  “那好。”亚托克斯说着抖动了两下翅膀,双脚离开地面,“你不走吗?”
  “我还有未完成的工作,我得在这里杀掉嘉文,以及其他知道他行踪的人。”斯维因转头,又看了黑龙一眼。
  “据我所知,你似乎已经错过最好的时机了。”

  “不,我还留了一手,结界被我动过一些手脚。他们刚刚战斗时溢出的大量黑蚀,基本上都被结界给吸收掉了。”斯维因看着那不断给黑龙补充黑色气息的魔法阵,缓缓说道,“之后我就可以借助这股力量撤除断界,然后将两个空间重叠、恢复原状,在那一瞬间断界中充斥的黑焰会把结界内所有生物全部杀掉,估计也就只有杜克卡奥和那小子能活下来吧。”
  “这么厉害?你要怎么动手呢?”亚托克斯笑道。
  “首先我得到结界外面去,但在此之前我需要做一点小小的准备。”斯维因说着,双眼仍目不转睛的盯着黑龙。
  “呵呵呵……那你慢慢玩吧。”亚托克斯身体升起在空中,身影缓缓化作红雾消散。
  “亚托克斯,我有个问题……”斯维因压低了声音,突然开口道。
  “尽管问。”亚托克斯虽然这么说,但他的身影仍然在消散。
  “你最期待的是什么?是履行自己复仇的使命吗?”斯维因突然转过头来,眼神中的异色越来越不安分的闪烁,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自己都无法抑制的急迫。
  “不,我最期待的是……”亚托克斯的身影已经消失,只有他那低沉厚重的声音在此处缓缓回响。
  “恭临吾主降临之时。”
  ——至神,暗裔之王,赛古伊斯……
  斯维因微微皱眉,他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这么一连串信息,还有一个威严无比的、血红色双角六翼身影一闪而过。
  “是吗?”他悠然喃喃。
  ——这算不算超出使命之外的“兴趣”呢?”
  “吼呜呜呜……”黑龙突然发出了痛苦的吼叫,但这声音比起之前要小的多了。

  卡拉沼泽的荒野附近。
  嘉文的面前站着两名穿着游侠装束的男子,他们是残存的王子随从,在刚才情况危急的时刻,他们两人匆忙地逃进了丛林里,之后听到嘉文的喊声便跑了出来。
  对于他们的行为,嘉文并没有责罚,这反倒令他们两人心里感到更加的羞愧难当。
  “你有见到希瓦娜吗?”扛着金属长矛的嘉文表情深沉,他朝着面前的一名男子问道,除却那些已经成为尸体的同伴们,也只剩下希瓦娜的行踪依然不明了。
  “没……”男子摇了摇头。
  “她会不会也已经……”另一个人露出沮丧的表情,口中的话只说了一半便停了下来。
  “不,她会没事的。”嘉文不假思索的说着,然后摆动长矛转身离开,似乎是要朝丛林深处走去。
  看着嘉文突然离开,两人相视了一眼赶忙跟了上来。
  “殿下……您要去哪?”其中一人慌忙问道。
  “继续找她。”嘉文坚定地说道。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她在哪啊!不如就按盖伦将军所说的那样,您还是先回去吧。”那人试图劝说嘉文先回到安全的地方。
  “不,我已经有线索了。”嘉文说道,眼中闪过一道厉色。
  ——斯维因。
  他把目光抛向丛林深处,那里隐隐传来一股令他厌恶的气息。
  ——只要抓到你的话……那么应该也就知道她在哪了吧?

  仍旧是卡拉沼泽的荒野附近。
青海治疗癫痫的偏方有哪些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嘉文!!!”一个少女的呼喊声响彻在丛林边缘,但是没有任何人回答她。
  ——你在哪啊?
  酒红色长发抖动,抱着黄斑兔的少女焦急的转头,她露出了十分焦急的神情。
  自从那兜帽少年消失之后,另一个黑衣少年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便也跟着消失了。
  之后这里除了自己和怀中的兔子以外,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人的踪影了。
  “这里……到底是哪啊?”
  她皱紧了眉头,低声喃喃。
  “re ga uryo……”
  突然间,一个莫名的声音响彻她的脑海,她愣愣的站在那里。
  ——又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正是经常在她脑海里默默响起的奇怪声音,偶尔的睡梦时,在丛林里遭遇巨龙时都曾响过的声音。
  但是接下来,那声音的内容却令她更加感到吃惊了。
  依然是那个低沉的声调,但是那声音居然变成了她所能听懂的语言——
  “阻止我……”

  ——阻止……你?
  少女的眼中闪烁着诧异,她低头看了一眼兔子,兔子也抬头看了她一眼,也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希瓦娜……”那声音仍在继续,而且竟然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希瓦娜猛然瞪大了眼睛,心头一颤,有种说不上的感觉浮上了心头。
武汉哪个医院治羊癫疯tyle="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你到底……是谁?
  自然而然的,她隐隐感觉到了,似乎只要通过心声就能与那个声音交流。
  与那个声音正常交流,这还是第一次,因为一直以来那声音里的一切内容都是她所听不懂的。
  更令她感到奇妙的是,那声音无论如何都带给自己一种无比熟悉、温暖的感觉。
  “你明白……自己是……什么吗?”那声音并没有回答希瓦娜的问题,而是率先问道。
  但是带着一种怪异的停顿感,那声音的语气里透着一股难以抑制的虚弱。
  ——我自己……是什么?
  希瓦娜感到没来由的一阵紧张,那本应该只是一个简单或者说无聊的问题而已。
  ——我是希瓦娜啊……一个德玛西亚农家女孩,或者……一个不惧怕火焰的魔女……
  “不……你并不是什么魔女,那些杂碎们……他们是在诋毁你!!!”那声音的语气加大了许多,尽管略微虚弱,但是却带着一股义愤填膺,似乎是对希瓦娜所受的遭遇抱不平。
  ——我不是魔女……
  希瓦娜嘴唇嚅动,随着心中的颤抖越来越强烈,她的眼泪又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滑出,莫名的威压从她身上缓缓释放出来。周围的荒草无风自动,她自己的酒红色长发和布制衣摆也轻轻飘起。
  “吱吱吱吱……”被她抱在怀中的黄斑兔突然瞪大了眼睛,竖直了皮毛,但却不敢动弹半分。
  ——那,我是?
  “你是……”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