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十二)

时间:2019-10-29 19:47:08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十二)

第十二章 五年的修炼(下)

作为暮光流的忍者,对于残暴流的忍术和暗影流的忍术同样需要有一定的了解,那两个流派的忍法以及作用同样需要了然于心,只有这样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才可以将配合发挥至极。要知道,均衡教派的创始人影龙就是一个人使用三个流派的技能而一战成名的。

暗影流最擅长的是刺杀,作为一名刺客,最重要的就是杀死目标。所以作为刺客往往都要有一颗必死的决心,暗影流的忍法可以瞬间突进到目标面前,几乎是瞬间就可以秒杀目标,但自身的安全也成了问题。若是没杀一个人都要搭上一个的一换一交易若是刺杀正要还算划算,但若是战争时期可就亏大发了,更何况刺杀并不一定会成功,拜拜搭上了性命可就得不偿失了。

残暴流擅长的是远程的攻击,以及自身拥有比较高的机动性,适合对敌人进行骚扰,但一旦被敌人贴近,就很难脱身了。虽然有雷缚印这样的控制性技能,但雷缚印有个很致命的缺点,那就是短时间内对同一目标释放,效果会大打折扣,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谁都说不清楚。
  作为暮光流的忍者,任务便是尽可能的保护好另外两个流派的忍者,同时由于暮光流忍者优秀的洞察力,所以在小队中通常会担任队长的职务。

五年就这样过去了,我们的身体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按照体术老师的话说,我们一个对付正常的士兵五六个完全没有问题。
哈尔滨治疗婴幼儿癫痫病/>  这一天,流主招聚了我们这届所有的人来到暮光神殿,像我们宣布一个让我和慎足足等了五年的好消息:可以离开这个“禁地”了。虽然每天只有一个下午,但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足够了。但这个离开并不是自由活动,而是到均衡大殿后面那个三岔路口附近活动。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结实暗影流和残暴流的忍者,而后自行组成小队,至于这个小队有什么作用,就等我们组队完成之后再说。

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夜,我几乎兴奋的没睡着觉,第二天天还没亮就从床上怕了起来,开始收拾自己的行装。而慎几乎是和我同一时间开始行动,但愿他心里想的和我不是同一件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做过早课之后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好不容易到了中午,风卷残云一般的吃过午饭之后,我和慎便像飞一样来到的三岔口。但或许是我们来的太早,并没有看见人影。

突然一双如丝般柔滑的手扣住了我的双眼,“猜猜我是谁?”
由于度过了变声期,这个声音我并不能分辨的很清楚,但我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12号,椰子联盟里唯一的女孩。
“12号!”
  “猜对啦!哈哈,0号!7号!就知道你们两个一定会来的!”
兴奋之余,我看了看她,眉清目秀,黑发黄瞳,穿一身绿色的忍服。虽然只看了几秒钟,但我的脸还是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哈哈,还是像以前一样腼腆啊。”不远处走来一个蓝色眼睛,黄色皮肤的约德尔人,穿着紫色的忍服,那一定是27号没错了。
“啊!27号你来啦!”12号见后兴奋的喊道。
“这么说这脸红的一定是0号啦?”
  “嗯嗯,是我没错!小毛球你长高了啊。”
  “那必须的啊……”

然而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又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了。
“就是说,不光长高了,毛也长多了啊。哈哈。”
不用问,说这句话的人就一定是我最好的朋友3号了!奇怪的是,只听到了他的声音,却并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12号,我记得3号和你一起去了暗影流才对啊,她没和你一起出来吗?”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简单的问题问这么熟的人,我问完之后脸上变的更烫了。
“不知道啊?今天吃午饭的时候就没见到过他了。”
  “嘿嘿!不知道了吧?你说点好听的我就出来。”

不等我说话,27号就开口骂道:“呸!有本事你就出来和我比试一场,看我用千鸟电死你!”
  “来啊,来啊,你找到我就来啊。哈哈,小毛球,现在是不是该叫你大毛球啦,哈哈。”
  “你给我等着,别让我找到你!”
  “那你就等着,等我出来就收拾你。”
  “好啦,好啦,你俩没见面就开始吵。”7号开口说道,这是他今天自见面以来说的第一句话。我总觉得自从12号出现以来他看我的眼神就怪怪的。

“好吧,好吧,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请我出来,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出来好啦。”“嗖”的一声,从远处的树上飞下来一个人,穿着白色的忍服,身后有两把双链,正是3号。
12号兴奋的说:“哈哈,太好啦,这是阔别五年后,椰子联盟的第一次重聚!”
我们不约而同的说道:“椰子联盟!同甘共苦,相爱相依!”
27号问道:“对了,你们的流主应该给你们起名字了吧?你们叫做什么呢?”
3号答道:“凭什么告诉你啊?既然是你问的,那你就应该先告诉我们才对。”
  “哼,我偏不,你不说我就不说。”而后摆了个鬼脸出来。

看来孩子就是孩子,哪怕过了五年也还是会有爱玩的天性。特别是这两个家伙,从小就一直拌嘴打闹,阔别五年,一见面还是会这样。让人不免觉得有些久违的亲切感。估计是怕他俩一会又吵起嘴架,7号率先说道:“好吧,好吧,我先说,这样你们再说不就好啦?”
见他俩没有动静,想是默认了,所以他继续道:“我叫做慎。”
  “我叫做劫。”
3号以极快的速度说道:“谁后说名字谁是笨蛋!我叫实。”

谁知那27号反映也是极快,却还是慢了一步“我叫凯南!”
见又占了便宜,3号得意洋洋道:“哈哈,笨蛋笨蛋。”
  “你才笨蛋呢。”
  “就算我笨蛋也没有你笨蛋。”
  “你连杠杆原理都不知道,你说咱俩谁笨?”
  “那你就是懂杠杆原理的长毛笨蛋。”
  ……

我实在没有兴趣听他俩斗嘴,故而问道12号:“那么,你的名字又是什么呢?”
  “我叫做阿卡丽。”
阿卡丽,好好听的名字,名字好听,人也好看。我不禁感慨,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好的女孩呢?难怪3号当初会告诉我他要向12号表白,其实我心里或许也有这种想法,只是我不敢说出来罢了。我突然赶到很好奇,既然3号和12号一起去了暗影流派,那么在这五年里,3号有没有向她表白呢?结果又会是什么样呢?

慎说道:“好啦好啦,我们不能忘了正事,流主说让我们组成一个小队,那么这个小队应该有个队长才是。”
阿卡丽回应道:“没错,我们学过,暮光流的忍者有着优秀的洞察力,通常在小队中充当队长一职,那么肯定就是你或者是劫啦。”
我急忙说到:“让慎来吧,我不是当队长的料。”
实和凯南也暂时结束了争吵,“我觉得还是由慎来当队长比较好。”
  “你说谁就是谁啊?我就跟你反着干,你选谁我就偏不选谁。”
慎说道:“既然这样,我们举手表决。同意我当队长的举手。”

我急忙把手举了起来,生怕自己会当选队长。看了看其余的人,除了实以外,全部都举了手,凯南甚至举起了两只手。不知是想滥竽充数还是想和实斗气。
“嗯,比分是四比一,那就由我来担任队长了。”7号喃喃道。
  之后我们坐在树下聊了一下午,聊一聊这五年以来各自的生活,对未来的畅想,学会的忍术等等等等。总之,那一天是我五年以来最高兴的一天。但那一天晚上,我又失眠了,不是因为兴奋,而是因为一闭眼,想起的都是阿卡丽的微笑,特别是她笑起来的时候,那两个甜甜的酒窝。

第二天下午来到三岔口的时候,多了很多人。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8号,因为他那犀利的眼神和气魄,实在让人难以忘掉。听凯南说,残暴流主给他起的名字叫做绝。见他一身蓝色忍服,手里好像一直在摆弄着什么。不知道他会和什么样的人组成小队呢?如果他不是这样冷漠的性格的话,他会是很抢手的校队队员吧?

就这样持续了一周后,流主又一次招聚了我们,并告诉我们,这个小队是为下忍晋级考试预备的黑龙江哪里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只有组成小队才有资格接受任务。而这次我们的任务,要去到位于艾欧尼亚南面的小岛,猎杀一只蜥蜴长老后,用它的血液染红发给我们的特殊符印,将这枚特殊符印带回来的小队成员便可以参加下忍晋级考试了。
  满怀着激动的心情,我们几个跟随金色面具除了均衡大殿,乘船出海。这是我们第一次面对敌人的实战,也是椰子联盟五年后再聚首的第一次统一的活动,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事发生呢?总之我的直觉告诉自己,前方的路,不好走。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羊癫疯能治好吗
------分隔线----------------------------